Yep.

少女时代结束后似乎一直面临着一个选择,是让自己的生活依附一个人渐渐舒展开来,还是自顾自地舒展到尽头再与一个人结合。

我没有这样多的感情经历与性经验之前,我是期待前者的,因为我觉得把心放在一个人身上就可以安心地去做其他事了。

然而,现在觉得,如果在一起不是因为吸引,那么恋爱总是会谈得有点“不明所以”。

想要内心正直光明的,想要对人生有渴望的,想要学历智识说得过去的,想要他过往一切顺利而不曾堕入任何深渊的,我想要的,很多,是我没有的。

比如,有肌肉,我没有。 比如,生存技能,我没有。 

所以被爱的时候我时常难过,有投机之感,有盗窃之罪。

我觉得康慨找到了一个能和他结婚的女孩。他们都从常春藤毕业,顺利进入美国的精英行列。

其实我为什么不敢承认自己的虚荣呢?我爱和向往的难道不是一个人带给我的可能性而非这个人本身?

责怪我妈妈和姐姐过分的追求外在而在塑造我价值观的时候误导了我,可是我一有点漂亮的时候又何尝不是在镜子前消磨了很多时光呢?

只有接受了自己的浅薄和伪善,生活才不会变成一件棘手的事情。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