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p.

超市结账的时候顺手拿了两管GOOD DAY CHOCOLATE,一管写着calm,一管写着sleep。

今天法语quiz没考好

冬天去加拿大穿什么,没记住单词拼成了泳衣。可笑。

econ课坐我旁边的native问我选什么,“A”, “why”我指了指书“Here”

之前看俞飞鸿的采访,有件事记得特别清楚,她说是在美国有次差点被车撞,她直接走过去猛踢人家轮胎,然后开始骂,骂完之后她觉得可以了,可以回国了。我觉得是这样的。

家里老人住院了。希望没事

昨天半夜无聊上了qq空间 传了些照片。发现没想到这么多人还在用qq。点回去看了他们,大多是初中同学,发现以前很骄傲的人,现在好像看起来已经越发地不起眼了。想起来 同学少年都不贱


Cello写了信问我什么时候去看她。我上周很自闭所以什么邮件都没有回,剧组也没去,还翘了几节课。她可能怕我失联了又有一点小生气,问我要电话号码,开头还说“so quickly”

我觉得cello和前段时间来看我的布朗同学一样,他们都是很明媚的人。我不明媚,所以只能用自己擅长的笑容和夸张的神情来应对明媚。但实际上,我内心时常想一头扎进一个黑洞。





评论(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