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p.

西岸的十九点三十分,图书馆一层算上我只有五个人。对美国的好感,可能也在于此,平方面积不大的late night study room里,五个种族的面孔。

Vending machine里终于试出了合自己口味的零食 baked cheetos。

打这行字的时候,有两个人走了,现在还剩下两个女人和一个男人。

倒不是觉得图书馆里24小时的公共空间包容了我独身在异国的处境,是觉得,生活是电影,我永远在暗房,有趣在于此,孤独也在于此。

抱着电脑在无障碍厕所里写日记,耳机里随机播放着mellow jazz,下个月就20啦,往后就是一个括号,备注“海外求学经历”。

孤独时结交的人,没有一个是真的喜欢的吧。

这些东西不值得被放大, 陪伴也不需要,好好做事就行了。

不带手机的时候,觉得自己在现实世界的坐标更清晰了些吧。需要买块新的纽扣电池,以后戴表不带手机。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