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p.

感觉有一周没回宿舍睡觉了。真希望我在这里有个家。

每次很低落的时候都能恰巧收到Cello的来信,最近一封里得知Paul妈妈的身体每况愈下,Paul也有了严重的健康问题,虽然是我不熟悉,前者甚至是我从未谋面的人,但听到这些确实很为她们难过。Cello的信里有很多话让我想抄下来。但我应该没法告诉她我这两周过得有多糟糕,而糟糕来自于失控混乱的生活。先后睡了别人的男朋友,心情状态是melancholic的男同学,还有男同学CS课的TA。 这些甚至都不算 Grand Romance, 就是驾驶我失控的路人甲乙丙。 It's a weakness to want to be adored.

然后生活就变得复杂起来了。没法再保持dining common classroom library gym的路线图了。不知道还应该和LWJ说什么尽管我心里一直清楚不可能是为了伤害一个人而做这些事。

留学生活还是蛮有意思的。总是能碰到各种各样的人。前两天终于离开学校去LA的剧组帮忙。算是换了很长的一口气。周六晚上在导演家生一堆火,和仿佛来自coco电影里的墨西哥家庭一起唱歌随便摇摆着,烤了点玉米和棉花糖还有白天剩下的披萨后,回到桌边和剧组坐到一起。Tequila or Vodka?掺了柠檬水苏打水还有不知道是什么的酒,随便喝了点坐在长椅上。没什么失落的也没什么想念的,能在这样的天气这样的夜晚这样的洛杉矶有一个地方坐着微醉不用担心今晚睡哪里明天怎么办确实已经让我满意了。再晚点,桌子上一圈一圈地递着收音师的大麻烟。比在国内经常见到耍酒疯的人好多了,白天里阳光动态的人终于不再抗拒重力作用,任由脸上的表情下沉。年轻的摄像师爱上了一个已婚多年的女人,保持见面的唯一条件是保持距离,喝了点酒后沉默游走在自己狗血的生活剧本里。Sarah飘了后不拒绝面前的一切大麻酒精和食物。我试着想她在想什么,面容精致的白人女孩能有多少值得烦恼的事情呢?想起来前一天等我买冰激凌的时候她从兜里拿出了半支烟,她说她每次只会带半支烟出来。女孩总喜欢谈自己那些过往宏伟荒唐又最终落空的罗曼史,果不其然那半支烟的习惯是因为在乐队认识的前男友。也有high了之后很high的,导演和Chris还有Elizabeth都是,笑的越来越不能自已,承认自己确实没什么烦恼的。


回来的路上,多云的天气里,渐沉的天色,路过大段的海滩和起伏的山路。分享位置给一起睡觉的TA, 他说那恰好是一号公路最美的一段。 又一次的想到和康慨以前那段关于一号公路的对话。其实没什么啊,不需要和最爱的人,和谈得来的伙计,在音响设备到位的二手车里,恰好放到鼓点暧昧清醒的爵士乐,也是会留在记忆力很久的桥段。


晚上回来后,十点多去了downtown的中餐厅,电视里放的是中国频道,背景音乐也是热门的国语歌。点了水煮牛肉菠萝虾仁炒饭还有宫保虾仁。我真的很能吃,一直在吃。TA多数时候只看着我吃,这让我很想WJ,WJ会和我一起吃很多,有时候可以帮我吃掉很多,而不像渴望满足一个嘴馋的女孩一样,点满满一桌看着她吃。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