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p.

I might be wrong

前些天看书的时候,看到一处引言 .....Are they just putting on a positive face even while living with self-doubt. 虽然说人在一些不好的事情上,会有false consensus effect 但这确实是我偶尔会从自身投射在他人身上的问题。

豆瓣上关注了挺多文科博士,有不少是在国外的,起初是想习得一些经验,但后来渐渐地这些不认识的人的动态代替了我的朋友圈,看他们讨论社会问题,看他们发泄或愤怒或忧伤的情绪,看他们分享日常生活,甚至看他们养蛙.......

就好像朋友圈里那些每天自称过得很不错的人一样,慢慢我也怀疑他们是否真的像他们试图展现的那样博学睿智。有种感觉,十个里面有七个,不是。狭隘,标榜,势利,傲慢的特征,在戴了面具的网络舞台上一览无余。可以想象,即便是在现实生活中,这些人可能也活在自己充分自洽的精神世界里。

昨天在朋友圈看到人大的同学,在总结自己过去一年半的大学生活中,承认也有过一段自我怀疑的时间。默默点了赞,我猜她也是怕看到有人评论鼓励她的,每次我做出自我如何糟糕的陈述时,我也是不希望有人来盲目地出于好心地来鼓励我的,因为没有人有评论他人自省的资格,自我审视是我们从内心的泥潭里脱身的唯一方法,是难得的自救机会。

“不是人人都有自知的能力”如果每个人在面红耳赤的时候都能对自己说一句“I might be wrong”那这个世界上让人不悦的蠢蛋真的会少很多。

Critical thinking是过去我受过的教育里很少有人向我强调的东西。所以偶尔接触到一些令人印象深刻的很开阔的同学时,我不免会自卑我一直在“自学”某种思考的能力。当然有时也会猛然发现这些人自身也会不幸地持有很多无意识的偏见。

未来是属于对世界好奇的人的,我想我始终做不了一个坚持不懈的social climber 那就继续多积累多见识好了。

“在一个坏的时代里面,任何成就都有可能不是什么荣誉,而是耻辱的标记”

“我不再区分好坏,可怕的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由”让·雷诺阿的《游戏规则》里,看到这样一句台词。二战前夕,被德国掐住脖子的法国,在电影里如此大胆地表达着。如今没有战火,但网络平台随时都可以变成战场,每天有无数相互不理解的人,在各种平台上,以个人或以群体的方式争吵着,人人都可以有一个公众号,有自己的博客,把自己的喜好大肆地宣扬着,那些人史无前例地具有态度,又史无前例地空洞。哎,如果每个人都能克制一下自己的表达欲,可能这个世界能美好很多。去在带密码锁的纸质笔记本上写日记吧。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