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p.

没想到失去的勇气我还留着

因为重新准备考试的缘故认识了几个零零后。

稚气未脱是真的,英气逼人也是真的,谁不曾想让整个世界追随自己。

也突然理解了为什么十七八岁的时候碰到过一个中年人喜欢拽着我聊天。

果真人生无论哪个阶段都是一座围城,年轻的女孩故作风尘,年轻的男孩故作沧桑,或许是因为我们对于成熟理解的偏差,总觉得一个年轻人要站起来被人看到,他首先得是伤痕累累的。

看着弟弟进入了他的青春期,越来越多地戴上耳机将自己与周围隔离开来,社交网络的头像换成了戴着帽子看展的背影。我想他也是个生活观察者,在放纵的年纪选择寡欢。

我有个不怎么熟的同学,也很喜欢摄影,不知道突然哪天开始他的照片都变成了黑白系,抑郁是唯一风格兼内容的那种。我知道让每一个人都快乐地拥抱生活是很媚俗的一件事情,但有时候我们也真的一点也不酷地只是希望自己及自己身边的人能开心一点。

我很想念,那片不用负责的自由,仅仅是穿越它,完好无缺地走出来。

明天要赶早班飞机,去香港考最后一场试。

努力过后的Wish me luck

好想再听一遍

“我还留着” 


评论(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