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p.

以前玩过一个app,可以建个频道写写东西发点照片的那种。

我差不多一直玩的是单机版。

后来碰到个88年还是90年的,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我想起来了就回,没想起来就等下一次想起来了再回。时间久了加了微信,我白天没有聊天的耐心,他好像工作也忙,就很默契地睡觉前随便说几句。后来有天我收拾书包从图书馆离开时,他说他开着车在校门口了,想当面聊。厦大图书馆就在南门边上,我出来后头也不回地往寝室走了。大概是因为我从未好奇过三维的他是怎样的,也没有交友的意向,一直以来共享生活更像笔友间礼节性的来往。看他的航线图密密麻麻覆盖了东南沿海,听他从哪里拿到的对手公司的内部策划书讲到饭局上某个二代谈吐不凡再讲到昨天姐姐来他家帮他浇了花,我也只好试图发掘平凡的校园生活的耐看之处,或者就索性上升到精神层面一起谈论些电影或书籍。

再后来赶上个周末,周五晚上寝室其他三人实在聒噪,去海边骑车又有点骑不动了,他来接我去他家住了几天。他住的地方之前一个设计师呆过,装修得很现代又不失温馨,典型的LOFT复式结构,但毕竟是单身者居多的SOHO,太适合独居以至于使独居状态有了一种时刻被提醒着的压抑感,连他自己也说合同到期了要换个地方住。晚上各睡各的,白天翻了翻他的书,还拿他电脑考了场试,晚饭前帮他贴了贴一个月攒下来的出差的发票。

回学校后,听舍友聊婚前性行为,想也知道她们觉得我忙不迭地去做什么坏事了,但也懒得解释说其实连衣服都没有脱。读书读傻了,觉得女人寻欢作乐的欲望是罪恶的,吃苦才是女人专属的美德。无所谓,反正周末过完回到学校后,抛开我不在的那场卧谈会,心情是愉悦了不少的。

再后来联系少了,生活正常了一段时间,那个app也卸载了。

前段时间突然想起来装上看了看,想起了还有这么一个人,点开他的频道,写着——如果有一天我离开了这个世界,这将是我全部的秘密。突然惊道,或许想死的念头人人都有过,也自责作为朋友曾经没有顾及到。

他果真换了一个地方住,会展中心附近的高层,气派落地窗,望出去就是大海,可以想象,阳光照进来的时候,他不会再像那天夜里那样难过地落下眼泪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