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p.

下下周又要去考试了,一直感觉自己交了不便宜的学费后却一直在自学,真不知道哪儿冒出来的这么多误人子弟的老师,一对一有时候真的很想打断说你在浪费我时间。

刚刚突然想起来前几天路过沿街一家足浴阁时,和防盗网后抽着烟的女人对视的一刻。我住的公寓是家里的旧居,第一次知道那一片有很多会所是上了高中之后,也难怪常常见到衣冠不整格格不入社会气息很重的年轻女子。每次路过那几家连在一起的足浴阁时,都会忍不住望望玻璃门后的人间百态。但那天防盗网后的女人已然与年轻无关了,记不清她的穿着与模样了,亦或者从来没记住过,从窗前走过的那几秒,只窥到了屋子里阴沉肃杀的冬天,两指间微弱的火光和烟雾缭绕后空洞却深不见底的目光——她的心在咆哮吗?哭泣?还是已经哑然或者毫无知觉? 那么此刻呢?当很多个小时过去后,当我坐在图书馆里合上书的瞬间想起她时,她呢? 那根烟抽完后,她是不是接着去上钟了,好像不曾那样沉默地站在铁网后边一样。或许人生所做的很多挣扎都是无济于事无疾而终的,而那无一例外地成了我们最大的秘密。


好像很久没有过集体生活了。今早和博士一起到他学校图书馆自习,收拾书包挪动桌椅的声音还有楼道里时起时落的喧哗声,有规律的发生在一天当中的饭点前后,让我不得不想起大一在学校的生活,我是不会在饭点去食堂的,在图书馆也很少去自习区(我最常呆的地方是三楼靠窗的文学书架边上几个间隔的软座板凳,在那里可以背靠着书架,看窗外马路对面的南普陀寺,从白天成群结队的游客到夜晚几个零星的人影),好像一直以来的原则都是避开人群避开高峰期。出门旅游一觉睡醒到了中午就一定要在一点左右出门,错过了一点就要到三四点再出门,错过了三四点就要到七点之后再出门,我不知道这些高峰期是不是我的假想,我总觉得城市是繁忙的,而我要躲着那繁忙。常常这样算下来,就觉得好像可以供自己通勤的时间并不多,一天里的每一个小时都紧凑得可怕。也就是按这样的推算出门,有时候惊讶地发现一车都是老人,想必也是为了避开高峰期吧,不信你可以试试,早上十点上一辆公交车,即便是开往少年宫,车上的多数也都是老人。 

可是,真的有必要躲开人群吗?

去年跨年夜在颂恩楼前和陌生校友们一起跳着兔子舞,除夕夜一个人在一座陌生的城市赶上一场热闹的庙会,挥着手和几千人一起唱卡啦OK,往人群里去,那里有光和热。其实我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厌世。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