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p.

I beg you to live through this year

2018年始于低电量模式。我在豆瓣写下 I beg you to live through this year.

那段时间我心情差,不止一次地在独居的公寓里拿起了小刀。

幸好,妈妈来电,或是文骏发来信息“我在门口”。我只是没有预兆地难过,没有打电话哭诉也没有告诉他们我打算要怎样,但巧的是,我总是被拯救。


那段时间本来应该用来学车,练习英语,多看点书,回家陪奶奶。可惜我永远在等外卖,看A片,自慰和哭泣。好像是多看了些电影,也多看了几本书,但没有一天,我意识不到自己的破碎。 I am so fucking broken.

我着实意外,当人生进行到某一个阶段,突然间所有的事情不再有意义,而我最想做的无非是再次快乐起来。

事情在我去减肥营减掉了30多斤,以及收到offer时有所好转。但我仍然能感觉到,有一部分的我始终气馁着。那一部分是被怀疑以及厌倦的自我。身份,成长经历,突如其来轨迹的转变,失去。

刚开学的时候,身边都是00后,尽管我一直觉得自己仍然没有长大,但比起真正18岁的人,我的不成熟更像是罪过。反省自己的游手好闲,反省自己的挥霍,然后开始图书馆健身房食堂和寝室的生活。应付生活总比囹圄虚无好。

当然,每次欲望爆炸时私生活又重新陷入混乱。考虑2019过无性的一年了。

Anyway,还好我活过了这一年,了解了自己之外另一两人的生活,终于睡在了太平洋边上,认识了Cello, 看到了火箭发射,又一次地回到了家里。


活过了这一年

好惊喜

窗外是海声和鸟叫

不回国了

我爱你


听《独身的理由》

明天最后一门考试了

考完干嘛 好像也没有很期待

有点后悔没买回家的票

有点后悔和Cello说要去看她

可是呢 可是呢

等又开始独处 又开始跑步 又开始work on something就又能好起来了吧

非如此不可?非如此不可。

少女时代结束后似乎一直面临着一个选择,是让自己的生活依附一个人渐渐舒展开来,还是自顾自地舒展到尽头再与一个人结合。

我没有这样多的感情经历与性经验之前,我是期待前者的,因为我觉得把心放在一个人身上就可以安心地去做其他事了。

然而,现在觉得,如果在一起不是因为吸引,那么恋爱总是会谈得有点“不明所以”。

想要内心正直光明的,想要对人生有渴望的,想要学历智识说得过去的,想要他过往一切顺利而不曾堕入任何深渊的,我想要的,很多,是我没有的。

比如,有肌肉,我没有。 比如,生存技能,我没有。 

所以被爱的时候我时常难过,有投机之感,有盗窃之罪。

我觉得康慨找到了一个能和他结婚的女孩。他们都从常春藤毕业,顺利进入美国的精英行列。

其实我为什么不敢承认自己的虚荣呢?我爱和向往的难道不是一个人带给我的可能性而非这个人本身?

责怪我妈妈和姐姐过分的追求外在而在塑造我价值观的时候误导了我,可是我一有点漂亮的时候又何尝不是在镜子前消磨了很多时光呢?

只有接受了自己的浅薄和伪善,生活才不会变成一件棘手的事情。

超市结账的时候顺手拿了两管GOOD DAY CHOCOLATE,一管写着calm,一管写着sleep。

今天法语quiz没考好

冬天去加拿大穿什么,没记住单词拼成了泳衣。可笑。

econ课坐我旁边的native问我选什么,“A”, “why”我指了指书“Here”

之前看俞飞鸿的采访,有件事记得特别清楚,她说是在美国有次差点被车撞,她直接走过去猛踢人家轮胎,然后开始骂,骂完之后她觉得可以了,可以回国了。我觉得是这样的。

家里老人住院了。希望没事

昨天半夜无聊上了qq空间 传了些照片。发现没想到这么多人还在用qq。点回去看了他们,大多是初中同学,发现以前很骄傲的人,现在好像看起来已经越发地不起眼了。想起来 同学少年都不贱


Cello写了信问我什么时候去看她。我上周很自闭所以什么邮件都没有回,剧组也没去,还翘了几节课。她可能怕我失联了又有一点小生气,问我要电话号码,开头还说“so quickly”

我觉得cello和前段时间来看我的布朗同学一样,他们都是很明媚的人。我不明媚,所以只能用自己擅长的笑容和夸张的神情来应对明媚。但实际上,我内心时常想一头扎进一个黑洞。





进化论

去ins搜了kk的女友

一切都完美

哥大毕业 工科 玩音乐 相当global

羡慕 祝福

觉得生活里见识到一些比自己灿烂许多的人是十分幸运的

没必要自惭形秽

因为起码知道了 成为某个样子是有可能的



邮件是真的适合我这种动辄消极应对生活的人。昨晚醒着开始后悔这一年来做爱做得太多了。纵欲后每天又开始陷入动物机能的重复。生活里礼节日渐减少,整天若有所思,说话时常有毫不自觉的坦率。

除了周一去跑了步,一星期没去图书馆,下了课就想躲起来浪费时间。周五翘了一节课,剧组通告不敢点开怕有活要干。寒假的住处机票和计划也都没有订。糟糕 实在。

Final week了。

Study hard

Avoir bonnes notes!



12.6 法语口语

12.8 法语期末

12.11 Econ期末

需要在12.7前巩固完

那么每天下课就直接来图书馆吧

六点去跑步

现在是三点,因为冬令时的缘故,一天结束得好像更快了些

来美国的第一个感恩节假期,是彻底的放松

本来和布朗的同学相约圣地亚哥,还订了wicked的票,但因为我连着买错了两班列车又退掉,沮丧而扫兴地不想出门了。

意外的是她最后乘火车来找我,也许是一个人不太好过节。 

接到她后在downtown很难找到一家还营业的brunch,去了zoo又快关门。开车去海边兜了兜风,回来简单收拾了下东西,就去LA了。订到一家公寓,有阳台,在DT,勉强奢华。停车的时候见到了房主。一代移民吧。 想很有钱,就能任意地驻扎。转CS吧。

其实国家差异大概也是阶级差异。来了这边后,留学生里常常能碰到倚仗权势的人,不太好相处,倒不是说谁强谁弱,是两个世界,谁也不对谁多感兴趣。

以前和一个官二代聊天,他管他爸过去 叫 穷书生, 酸。whatever~

也见过男人酸女人。说长得漂亮人聪明,鸡也能嫁进豪门。whatever~

黑色星期五没有去购物,在艺术馆和DTLA的街上兜兜转转消磨时间。

城市真好,标本多,故事多,It's easier to be more interested in human. 


最近不太好